正覺總持咒(附百法明門表解)



  五陰十八界,涅槃如來藏,般若道種智,函蓋一切法
  一切最勝故,與此相應故,二所現影故,
  三位差別故,四所顯示故,如是次第現。
  具足解脫道,及佛菩提道,求正覺佛子,一切應受持。

  蕭平實導師 謹頌 2000/9/28

注:《正覺總持咒》乃是平實導師于公元2000年秋天所造,以世親菩薩所著《大乘百法明門論》為根本架構,將佛法之總綱以每句五字的偈誦,總共十四句共七十個字顯示出來。


正覺總持咒中的“一切法”表解 










心王[8]
(一切最勝故)
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、末那識、阿賴耶識。
心所[51]
(與此相應故)
遍行[5] 觸、作意、受、想、思。
別境[5] 欲、勝解、念、定、慧。
善[11] 信、精進、慚、愧、無貪、無瞋、無癡、輕安、不放逸、行舍、不害。
根本煩惱[6] 貪、瞋、癡(無明)、慢、疑、惡見(不正見)。
隨煩惱[20] 小[10]: 忿、恨、惱、覆、誑、諂、憍、害、嫉、慳。
中[2]: 無慚、無愧。
大[8]: 不信、懈怠、放逸、昏沉、掉舉、失念、不正知、散亂。
不定[4] 悔(惡作)、眠、尋、伺。
色法[11]
(二所現影故)
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處所攝色。
心不相應行[24]
(三位差別故)
得、命根、眾同分、異生性、無想定、滅盡定、無想報、名身、句身、文身、生、住、老、無常、流轉、定異、相應、勢速、次第、方、時、數、和合性、不和合性。
無為[6]
(四所顯示故)
虛空、擇滅、非擇滅、不動、想受滅、真如。
百法口訣:色法十一心法八,五十一位心所法,不相應行二十四,六種無為成百法。

  一 切 法:略有五種:一者、心法;二者、心所有法;三者、色法;四者、心不相應行法;五者、無為法。

  一切最勝故:五位法中,首位是八識心王。因為一切世、出世間法都由八識心王 直接或間接出生和顯現,是三界及出三界最殊勝的法。

  與此相應故:第二位是心所有法,51個心相應的所有法和此八識心王相應。

  二所現影故:第三位是色法,由八識心王和51個心所有法,二位法合起來共同顯示出11種色法。但所接觸的身根六塵,都如影像出現。

  三位差別故:第四位是心不相應行法,是由心王、心所、色法總合依這三個分位差別法,來說有這24個心不相應行法。

  四所顯示故:第五位是無為法,由前四法心王、心所、色法及心不相應行法而顯示六種無為法。

  如是次第現:佛法不離三界,由心王、心所、色法、心不相應行法、無為法,以上五位法有次第的顯現。


論曰  


  【一切最勝故】;云何故作是說?謂八識心王乃三界一切法之根本;若無八識心王,則無十方三世之三界萬法。例如:無色界天境界,必須有意識安住其境,方有無色界天境界現前,方有無色界有情;然意識于此四天已極微細,名為意識細心,乃至非非想天意識名為極細心,要皆不離第七識意根。若離第七識意根,意識不得現起,意識要依意根觸無色界天境界法塵、而后能起故,以意根為根故。意根非自在心,不能持無色界天業種(異熟種),要依第八識阿賴耶方能現行運作故(此理詳見拙著《真實如來藏》此略不述),是故無色界天不能離于六七八識而有;要依六七八識之現行運為,方能有無色界天有情及境界故。

  次如:色界四禪天境界,必須有第八識所變現之色界天身,而后六七八識于等至位中安住,方有色界四禪天等至境界。必須有第八識所變現之色界天身,而后八七六識及眼識耳識身識共于等持位中現行運為,方有色界天人之法會及一切身口意行。若無眼耳身意末那阿賴耶等六識,則不能具足色界天一切境界。

  三如:欲界天及人間有情,以人間為例,必須有阿賴耶及意根末那入胎,執持受精卵(此即十二因緣所說之識緣名色:識謂阿賴耶,名謂意根,色謂受精卵),藉母血供給之四大,漸漸變現五色根(含五勝義根大腦)。隨于五色根之漸漸圓滿,故令意根能觸法塵,生起意識;意識起已,則令前五識或俱起、或漸起,具足八識。若不具足八識心王,則不能具足領受人間六塵,名為殘障者。

  如是,若無八識心王,則不能成立五趣有情(阿修羅遍處于五道有情),傍生及餓鬼道有情莫不如是,故說眼等八識乃三界萬法之王,三界萬法以八識心故展轉而起,故名八識為心王,故名“一切最勝故”。

  有漏法如是,無漏法亦如是。如四圣法界之佛界,最后身菩薩成佛于人間時,其身口意行已皆純是無漏,而是有為法;此無漏有為法,亦須八識具足現行運為,方能于人間托缽飲食、嘗味嗅香乃至說法,故說八識心王“一切最勝”。

  次如無學菩薩與俱脫阿羅漢入滅盡定,前六識俱滅,離見聞覺知,猶如眠熟悶絕而無息脈,狀若死亡,然阿含中佛說“滅盡定中有不離身識,身不爛壞,識不離身”,即是七八二識,仍不能離八識心王之二識。

  有漏法之無想定亦如是,凡夫位之佛弟子入四禪中,不解三乘菩提故不斷身見,而斷意識心我見,恐墮斷滅故不舍色界天身,以斷滅“覺知心我”為涅槃,遂于四禪位中滅除覺知心我,定中息脈俱斷,以為無余涅槃,實是無想定。人間證得無想定之外道亦如是,以此為“入涅槃”,然實所入為無想定:定中無息無脈,無見聞覺知,狀若人死。佛說此位中仍有七八二識,故說無想定中有不離身識,識不離身,故身不爛壞。然此非涅槃,三月五月后仍將因忽生一念,欲覺知色身壞抑不壞,而復起意識等六,又墮人間六塵境界。

  綜合上述三界一切“身、覺”境界,皆不得離于八識心王而有;若離八識心王,尚不能有六根,何況有命根?何況有萬法?故說八識心王乃一切法之最勝者,一切法之所依故。

  【與此相應故】;此謂五十一種“心所有法”,與此八識心王相應,故立此五十一法。

  五十一法為:遍行法五(觸、作意、受、想、思),別境法五(欲、勝解、念、定、慧),善法十一(信、慚、愧、無貪、無瞋、無癡、精進、輕安、不放逸、行舍、不害),根本煩惱六(貪、瞋、癡、慢、疑、惡見),隨煩惱二十(忿、恨、惱、覆、誑、諂、憍、害、嫉、慳、無慚、無愧、不信、懈怠、放逸、失念、不正知、散亂、昏沉、掉舉),不定法四(悔、眠、尋、伺)。

  如是五十一法中,遍行五法者,遍行于三界六道,遍行于四圣六凡,遍行于八識心王之一一識,遍行于一切時而未曾間斷,遍行于一切善法染法無記法中,故名遍行法。唯有出世定(滅盡定)中滅意根之受想二法,余一切定中俱有七八二識具足五遍行法。(五遍行之受為剎那剎那之境界受,非為受陰之苦樂憂喜舍受;五遍行之想為境界受之剎那剎那了知,非想陰之連續知覺及思惟了別。)此五法乃是八識心王之體性,由八識心王生,非離八識心王容有此五法單獨現行運為,故云五遍行法與此(八識心王)相應。

  別境五法不與阿賴耶識相應,故不名遍行,不遍八識故。不遍一切時現行運為,故不名遍行;眠熟、悶絕、二無心定、正死位等五位中,斷而不現故。此別境五法,遍三界九地(欲界地、初禪地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地),與前七識或多分或少分或全部相應,故說與此(七識心王)相應。此別境五法乃是七識心之體性,七識心生已,必具此五法之多少分,非離識七心王而有別境五法,故說別境五法與此(七識心王)相應故。

  善十一法,唯遍行三界九地,不遍行于三性,不遍行于一切時,不遍行于八識(唯除究竟佛地),故非遍行法。阿賴耶識離見聞覺知故,離別境五法故,不與此十一法相應。第七識意根不與欲勝解念定相應故,雖觸法塵而與慧心法相應,然慧極劣故,不與善十一心法相應。前五識為無記性,依意識而通善惡,時善時惡,非一切時與善十一法相應。唯意識與此善十一法相應,然非一切時相應;雖遍三界九地,要須三乘有學之證定者方得有于欲界,于諸凡夫不能遍也。然此善十一法,須依意識,與意識所俱五識乃至一識方有,而非離于心王得有善十一法現行,故名與此心王相應。

  根本煩惱、隨煩惱、不定四,悉亦如是,依于八識心王而有,或多或少或全相應,要非離于八識心王而有,故說與此八識心王相應。恐文長厭煩,不一一詳敘;讀者思惟即知,此處從略。

  【二所現影故】;此謂色法十一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處所攝色。此十一種色法,乃八識心王及其相應之五十一心法共生而顯示之影像;幻有幻滅,故名為影。

  眼等五色根,各有扶塵根及勝義根;扶塵根即是可見可對之五色根:眼如葡萄、耳如荷葉、鼻如懸膽、舌如半月、身如肉桶;五勝義根則不可見而可對,能以意識覺知其性用之存在,聚集于頭部,即是大腦。此五根由阿賴耶識藉意根無明及父母四大為緣而變生,為阿賴耶之所緣境,阿賴耶依之緣外五塵,變現內相分五塵,為意根所觸(五塵上之法塵),為欲覺知故,乃令意識及眼等五識現行,此六識現行已,便有色等六塵相出現于有情心中;乃至法處所攝色(例如觀想所見色及意識所見無表色...等)亦得現起,具足十一種色法。

  如是十一種色法,要依八識心王及五十一心法和合運作方得現起;若離此二,即無十一種色法可以現前。而此十一色法,于三界中現前,非可謂無,然無實有不壞自性,念念變易,終歸壞滅;如影似有,而無實質,故名“八識心王及五十一心法之所現影”,若離此二,尚無一法可得,何況十一?故云萬法唯識。

  【三位差別故】;此謂“心不相應行”法,有二十四法:得、命根、眾同分、異生性、無想定、滅盡定、無想報、名身、句身、文身、生、住、老、無常、流轉、定異、相應、勢速、次第、方、時、數、和合性、不和合性。此二十四種“心不相應行”法,乃因八識心王、五十一心法、十一種色法之分位假立,而有二十四種心不相應行法。

  譬如“得”,乃依七八二識,及所變生之色身,說名為得;實無“得”法,乃因心與色二位法而有;變生以來,乃至未壞之前,假名為“得”。“得”法非與八識心王相應,唯五色根與八識心王相應,故名心不相應行法。

  譬如命根,乃依業因(往世有支)及無明種,所起第八識上異熟果種執持色身七識不斷,令色心不壞,假立命根一法;乃依第八識自身及其流注之異熟果種一位建立之法;亦如異生性,乃依第八識相續執持之凡夫異生種子現行而建立。此等“法”不與前七識心相應,唯是假名建立,故名心不相應行法。

  譬如眾同分,以人同分而言,乃由一位建立之命根,及二位建立之得,合八識心王、五十一心法、色十一法等三位,而有人同分;天同分及傍生同分等亦復如是。而此眾同分五種(趣),悉不與七識心相應,故名心不相應行法。

  心不相應行法,依于心王、心法、色法上,分為一位顯現,或二位三位合顯,故總名三位差別法。此二十四法悉墮行陰,若無行陰即無此二十四法,故名行法。

  【四所顯示故者】;此謂無為法略有六種(虛空無為、擇滅無為、非擇滅無為、不動無為、想受滅無為、真如無為),悉依四法之所顯示。四法謂前述之八識心王、五十一心相應法、色十一法、心不相應行二十四法,由如是四類法和合,方顯六種無為法,缺一不可。

  譬如虛空無為,此謂本來自性清凈涅槃,即是一切有情之自心藏識所顯體性--雙具有性空性。本來已有,非從他因他緣生,非自然生;具有能展轉出生三界萬法之有性,亦具猶如虛空之空性,名為自性;隨業及無明種輪轉生死無量劫來,于七轉識貪厭萬法之際,藏識不貪不厭三界萬法故名清凈;于無量劫之生死輪轉中,世世之十八界現有生死,而藏識自心始終住于如性:不生不死、不斷不常、不增不減、不來不去、不一不異......故名涅槃。此自心藏識之“本來、自性、清凈、涅槃”,即名虛空無為,性如虛空,恒住無為性中。

  而此虛空無為,若離八識心王之和合運為,則不能顯示--譬如入無余涅槃位,尚不能現見第八識,何況能見其無為性孤(此唯別教證悟菩薩所知,不共通教菩薩及二乘無學;此中密意不得明言,佛不許故。)

  此虛空無為,若離五十一心相應法,亦不能顯;以人間而言,要須八識以五十一心相應法,或多或少現行運作之中,方能顯示。若離五十一心法,則不能顯示--譬如三乘無學入滅盡定,尚無能知者,何況有虛空無為?唯能顯示想受滅無為。

  然想受滅無為,須依七八二識現行及五十一心法之五遍行、及與色法五根及法處所攝色、再加心不相應行法之“得、命根、眾同分、滅盡定、住”等,方能顯示。

  此虛空無為,若離色法之五根五塵及法處所攝色,亦不能顯示;離此十一法,一切禪宗祖師悉不能悟入自心,以無色陰行陰故,無有入處。

  此虛空無為,若離二十四心不相應行法,亦不能顯示;身且不得,命根不存,無有人同分,無有名句文身,無有生住老流轉無常,無有相應勢速...等,云何能顯虛空無為?一切證悟者,皆多分少分知悉此理,無有不知者(唯除未悟錯悟者)。由具此不相應行法之多分少分故,學人得于其中覓得所顯虛空無為。

  然虛空無為由心不相應行法等四位所顯,故名四所顯示;心不相應行法由色等三位所顯,故名三位差別;色法由心及心所有法等二位所現,故名二所現影;心所有法由八識心王所有,是八識心王之性,故名與此相應;由八識心王及展轉所生諸法,方能顯示虛空無為等五位百法,故名一切最勝。五位百法之生起,有如是展轉因果關系,故說“【如是次第】”。

  五位百法如是次第展轉生已,世間出世間法生焉顯焉,佛菩提道及三乘解脫道,悉攝其中。然此百法一一法中,各有三三昧,唯初地菩薩滿心者所知,不許明言。由斯五位百法之次第,歸結于八識心王;若無八識心王,萬法悉不能生,譬如七轉識滅已--入無余涅槃位中;即是《般若心經》所述之“是諸法空相,……無眼耳鼻舌身意,無眼識乃至無意識界,無無明亦無無明盡,無智亦無得……”。何以故?謂七轉識若滅,尚無覺知者,何況有智有得?何況有“無明盡”?萬法俱泯故,阿賴耶識亦不復受生,不再出現于三界。而想受滅無為,虛空無為,非擇滅無為……等,俱依八識心王等四位九十四法方得顯示,若離此四位法,即如《心經》所言,尚無一法可得,何況有六無為?是故世出世間萬法,皆唯八識心王所生,故說萬法唯識。然若歸結八識心王,則唯一心--阿賴耶識;七轉識皆由阿賴耶現行,七轉識種皆由阿賴耶心所持故,三界境界皆由阿賴耶相分所顯示故,故說三界唯心--唯阿賴耶識之所現故。

(此論曰部分摘自平實導師著的《宗通與說通》一書)


正覺總持咒詳釋  

擴展解釋請閱讀影音欄目下的《三乘菩提之宗通與說通》的第64-68集。

064.“三界唯心萬法唯識”之意涵(一)
065.“三界唯心萬法唯識”之意涵(二)
066.“三界唯心萬法唯識”之意涵(三)
067.“三界唯心萬法唯識”之意涵(四)
068.“三界唯心萬法唯識”之意涵(五)

更詳細解說請閱讀正覺電子報正在連載的張正圜老師寫的《正覺總持咒略釋》

正覺總持咒略釋(自序)
正覺總持咒略釋(連載1)
正覺總持咒略釋(連載2)
正覺總持咒略釋(連載3)
正覺總持咒略釋(連載4)
加拿大卑斯开奖快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