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、《佛藏經講義》摘錄


佛藏經講義(全套共二十一冊)

【作者】平實導師
【定價】NT$300 / 輯
第一輯【出版日期】2019年07月 【書號】 978-986-97233-8-1

第二輯【出版日期】2019年09月 【書號】 978-986-98038-1-6


書籍簡介

本經說明為何佛菩提難以實證之原因,都因往昔無數阿僧祇劫前的邪見,引生此世求證時之業障而難以實證。并以諸法實相詳細解說,繼之以念佛品、念法品、念僧品,說明諸佛與法之實質;然后以凈戒品之說明,期待佛弟子四眾堅持清凈戒而轉化心性,并以往古品的實例說明,教導四眾務必滅除邪見轉入正見中,然后以了戒品的說明和囑累品的咐囑,期望末法時代的佛門四眾弟子皆能清凈知見而得以實證。


內容試閱

第一輯-摘錄精華篇

〈諸法實相品〉第一

品名釋義:接下來我們就進入下一部經,要開始講《佛藏經》,先來簡略的解釋《佛藏經》的意涵。既然稱為《佛藏經》,表示這一部經是“一切諸佛的法藏”,也就是說,這部經典是把諸佛的法藏從不同的層面加以解說,所以叫作《佛藏經》。諸位可想而知,既然稱為《佛藏經》,它當然一定是講“菩薩藏”,因為諸菩薩依菩薩藏修行到最后才可以成佛,所以菩薩藏最重要的法義一定會在此經中演說到。而 世尊在《楞伽經》中說:“否定阿賴耶識的人,就是謗菩薩藏;謗菩薩藏就稱為一闡提人,也就是斷盡善根的人?!蹦敲粗T佛的法藏都以菩薩所修的菩薩藏為依據來說明,而菩薩藏最重要的根本法就是第八識如來藏。所以這一部《佛藏經》所說的各個層面的法,當然全部都是圍繞著如來藏、也就是“妙法蓮華經”來演說??墒菫榱苏ǖ木米?,也為了佛弟子們的道業快速進展,所以 佛陀在這部經中,一方面演說勝妙法,一方面是語重心長,甚至有時幾乎就等于鞭笞一樣的說法;所以《佛藏經》的內涵有一些部分,套一句現代的話來講,還真有點麻辣!

這部經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現在是末法時代,所以它特別重要。這部經中的法義,對末法時代的佛弟子有很多層面的對治,所以有一些道場心里是很厭惡這部經,但是不敢說厭惡,因為既然是佛弟子,每一部經典都要接受,除非是偽經,否則怎么可以厭惡呢!

佛陀語重心長,說了這么多勝妙法在其中,怎么可以厭惡呢?可是以前就曾經有一個念佛的道場,規定徒眾們說:“這部《佛藏經》只能讀前半部,不許讀后半部?!边@是很奇怪的心態。

就好像印順法師不接受大乘經典,指稱大乘諸經非佛說,卻自稱是大乘菩薩,這個道理真是不通。又譬如他接受《阿含經》,可是《阿含經》的內容也不全部接受,他只接受其中大約十分之一的內容,這也是很奇怪的心態。這樣的人還可以披著僧衣出家而被稱為僧寶,甚至于還被愚癡的法師們恭稱為導師,他究竟要將導眾生走向何地?

所以這里要告訴大家一個前提,不管《佛藏經》講到后面多么麻辣,對你應該都沒有影響,要這樣才對。感覺麻辣,表示他的功夫很差、體質很差,所以吃起來感覺很麻辣,吃不下去!可是有的人越麻越好、越辣越好,因為他體質好,都無所謂,吃完了一鍋麻辣鍋大呼爽快。我們正覺同修會的佛弟子應當如是,因為你們熏習已久,最勝妙的《妙法蓮華經》也講過了,那么諸位對于《佛藏經》的內涵都可以越嘗越覺得是無上的享受,對你來講那都是享樂而不是麻辣;是增添味道之所必須,而非避之唯恐不及,這就是我要為大眾講解《佛藏經》的目的。

雖然說《佛藏經》的內涵,對某些未證謂證的大法師們而言非常麻辣,他們承受不住,但是,我也希望他們未來聽說我講的《佛藏經》出版了以后會想:“據說很麻辣,我買來偷偷讀一讀,看自己受不受得了這個麻辣?!惫嫒绱?,佛教界就可以比較快速地回歸正道、遠離岔道。這就是我選擇這部經來宣講之另一目的;那么這部經講完一半時,我才會再去構思我想要再講什么經。

現在我們來看這部經,這是姚秦龜茲鳩摩羅什翻譯的。他譯這部經典時一定是法樂無窮,不麻也不辣;因為他是完全遵守《佛藏經》勝妙法義的人,所以對他來講這是醍醐妙味。雖然他后來被無道的國王逼迫,不得不還俗娶妻,只是他依舊修他的清凈行,留著性命忍辱負重,繼續把應該翻譯的經典翻譯出來,所以我們才能因為他而得到一些利益。因為他所翻譯的經典都很優美,而且他翻譯了這些經典以后,別人就不需要再花時間與人力來翻譯了,否則經典根本翻譯不完。

所以鳩摩羅什這位三藏法師,雖然被逼還俗娶妻了,我還是認為他是出家的法師;因為在解脫道中說的法師,是“為人解說色陰虛妄,應該要滅盡,這才是真正的解脫道的法師”。像密宗假藏傳佛教的宗喀巴等人主張“色陰是真實”,他知道這個肉體會壞,還可以去觀想另一個有色陰的所謂本尊神,那樣的人都是主張色陰真實的人,那就不是佛法中—特別是聲聞法中—所說的法師。同樣的道理,《阿含經》中說“受想行識虛妄、應該滅盡,這樣才是法師”,結果他們竟然主張:受想行識是真實法,所以樂空雙運是真實境界、是成佛境界。那他們就不是聲聞法中所說的法師,因為 佛已經把法師的定義講得很清楚了。

同理,大乘法中的法師該怎么樣定義?應該說:如來藏真實有,阿賴耶識可以親證;繼續進修而使第八識留下異熟識的名稱、舍棄了阿賴耶識的名稱;再從八地心繼續進修舍棄了異熟識的名稱、改名為無垢識,這個如來藏妙法才是佛菩提道的根本。五陰雖然虛妄、十八界雖然虛妄,但是必須“從有入空”以后,還得“從空入假,雙照兩邊、不墮兩邊”,住于中道而行佛菩提道,這樣為人說法的人,才可以說他是大乘法中的法師。

如果是否定第八識正法,即使他頭上燙滿了戒疤,我一樣說他不是大乘法中的法師。他出了家也沒用,即使把九條衣改為十八條衣,我也不承認他是大乘法的法師。如果他趕快把那一串價值五百萬元臺幣的蜜蠟念珠舍了、改換菩提子,看來好像無貪,但因為他否定第八識如來藏,我仍然要說他不是個大乘的法師,他是個破壞正法者。所以由這里來說,我仍然承認鳩摩羅什是出家菩薩。

這是我們對鳩摩羅什應該要有的贊嘆,因為他那時處于戰亂的年代,國王無道時,他也不得不如此;因為對他而言舍壽很容易,可是對眾生不利,因此他茍且偷生,繼續完成翻譯了義經典的重責大任,這是更難的事。有句話說:“從容赴義易,茍且偷生難?!本褪沁@個道理。所以他是為正法而忍辱偷生,來努力翻譯經典;因為他如果不這樣,國王不會支持他翻譯經典,所以他這個功德很大。不是在順境中去翻譯,他是在忍辱中作翻譯,因此我們應該要贊嘆他。接著回到《佛藏經》,先從卷上來講,第一品是〈諸法實相品〉,請張老師念一下:

經文:【如是我聞: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,與大比丘僧俱,皆是眾所知識,及無邊大菩薩摩訶薩眾,無量無數?!?BR>
品名釋義:我們繼續把上周未講完的品名釋義說完,再來解釋經文的意涵?!粗T法實相品〉,表示這一品一開始就點出來,《佛藏經》最重要的內涵就是諸法的實相,等于開宗明義。諸法,就是大家都可以從語言文字的說明之中、從事相的觀察中了知的。換句話說,諸法都是有生滅的;雖然說諸法是有生滅的,可是諸法一定伴隨著實相,不可能離開實相而存在。哲學界演進到現在也了解這個道理:一切生滅的法,一定會依于不生滅法,才能有生滅。因為從邏輯上的推理就可以了解到這一點:假必依實。至于為什么是這樣呢?時間又到了,下周再說明。

《佛藏經》卷上〈諸法實相品〉第一,我們上周說明“諸法不能離于實相”;就是說“假必依實”,才能不斷地生滅,否則滅后就會變成空無、斷滅空。但是先要跟諸位聊一下,聽過《妙法蓮華經》以后再來聽《佛藏經》的內容,就好像吃過滿漢全席,再來吃一席兩萬塊錢的菜肴一樣,不曉得諸位會不會因此覺得好像沒那么精彩?(大眾說:不會。)不會喔!有智慧!因為滿漢全席畢竟不可能每天都吃,所以一般的宴客場合雖然不是吃便飯,當然是上萬塊的菜肴就可以了??墒钦嬉f老實話,每餐都吃那一、二萬塊錢大飯店的大餐,可能腸胃也受不了,所以最長久的還是家常便飯。就好像每天喝那些飲料,盡管喝,但還是不能離開最基本的白開水,道理是一樣的。何況《佛藏經》也不是小菜,因為這部經就像四川大菜一樣,或者說像湖南菜一樣,氣味也是蠻足的。

我們上周說“諸法不能離于實相”,那么這話題先且按下不表,現在先來談談到底如何叫作“諸法”?一般人聽到“法”,大概就是說:“那就是佛法?!笨墒窃诜鹌刑岬乐?,說到法時,有些不同層面的意涵;一般人所知道的法就認為是四圣諦、八正道、十二因緣、佛菩提道,了解多一點的就說“得要加上六度波羅蜜多”;更了解的人說“還有三十七道品”,正式在實修的人就會聽聞到“十度波羅蜜多”,那么這些全部都稱之為“法”??墒沁@些法推究到后面來,你會發覺這些法不能離開某一些法,那些法就叫作“五陰、十八界”;假使沒有五陰、十八界,就沒有人天善法,也不會有二乘菩提諸法,更沒有大菩提道的種種佛法,那么三十七道品也就談不上了;所以那么多的佛法得要推究到我們的五陰十八界來,否則談不上有什么法。因為如果沒有“人”這個“我”存在,一切諸法就不需要提了??墒沁@樣來說“法”,到底〈諸法實相品〉這個“諸法”,是應該指說哪一些法?我還是要依照剛才說的兩個層面來講,直接地說,是五陰十八界等法;間接地說,就是方才說的種種諸法。

可是五陰十八界,聽起來就好像很簡單的東西,總共五個字,要說它的內涵,最根本的定義就是五陰,只是色受想行識;十八界不過就是六根六塵六識,好像也沒什么,大家都懂。其實不然!因為五陰之中有很多法,十八界之中也有很多法,真要細說起來還真是沒完沒了。那么在《百法明門論》中說的百法,除了第八識如來藏以外,其余九十九種法,全都是五陰十八界及其相應法。那么如果依根本大論《瑜伽師地論》來說,六百六十個法除了如來藏這個法之外,其他的法也全部都在五陰十八界中運作。所以“諸法”函蓋的范圍很廣。

但是在這里概略地說,諸法有兩個定義,一個就是最直接、最簡單的說五陰十八界等法。既然這一品的品名稱為〈諸法實相品〉,那就表示“諸法”不包含第八識如來藏,也就是不包含《妙法蓮華經》、《金剛經》說的“此經”;因為實相就是“此經”妙法蓮華心,就是“此經”金剛心。這一品既然說為〈諸法實相品〉,就等于開宗明義說“諸法都是從實相而來”;所以說諸法應該要匯歸于諸法背后的實相。這一品要說的既是如此的內涵,所以定名為〈諸法實相品〉。

這意思也是說,諸法本身其實就是實相,因為諸法本來就是實相中的一部分;而諸法在現行運作的過程中,這個實相始終不離不棄,同時在運作,分明現行。但是對于還沒有證悟的人來講,禪師會告訴他說:“這個實相心潛行密用,如愚如魯?!笨墒菍τ趯嵶C的菩薩們來講,實相其實是在諸法中很清楚地現行,不曾有過中斷,因此這一品的命名、或者定義,其實很明確,直接告訴我們說“諸法同時就是實相”,實相不單是指如來藏,因為諸法全都要攝歸實相心如來藏中。我們要從此處去理解,諸法本來就是實相之中的局部。那么這個意思是告訴我們:諸法與實相是同在一起,生滅性的諸法與不生滅的實相是不一亦不異,而諸法只是實相中的一部分。所以這時如果要說諸法是生滅的,就不符合實相;如果反過來說諸法是不生滅的,那也違背了現象界中的生滅現象。所以真實親證諸法實相的人不說諸法生住異滅,也不說諸法無生住異滅。

所以禪師們就說:若要論實相,無一法可說。干脆不講了?!叭绾问欠鸱ù笠??”“吃茶去!”因為當你說個有生滅、無生滅,都已經落入言詮,都已經不離生滅相了,所以干脆叫你吃茶去?!澳阕约喝⒈容^快,我也省得費口舌?!彼杂龅揭粋€讓他覺得沒因緣的人、見了就不喜歡的學人來了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禪師干脆回答:“佛法大意!”就這么打發了。這學人當然不服了,抗議說:“學人我賣了衣單,千里迢迢投師訪道,難道這就是佛法大意嗎?”沒想到禪師指著他的鼻子罵:“你這個笨蛋!三十年后去說給內行人聽?!币还骶痛虺鋈チ?。

也就是說,諸法與實相從來不一不異、非離非即,而實相從來不落言詮。當你說個實相時已經落入言詮,可怪的是當你問禪師:“那么如何是實相?”禪師告訴你說:“實相!”分明指示給你了,可是這學人不懂,又抗議了:“學人我千里迢迢投師,賣了衣單而來,可不是騎鶴上揚州,您竟然這樣打發我,只給我答個兩個字叫作‘實相’?!倍U師一樣要罵他:“你這個渾小子,你說什么叫實相?”所以實相還真的難說。

不只是我這么說,《佛藏經》一開頭,舍利弗尊者也是這么說??!所以實相真的很難說,既不可說、不好說、很難說;不可以明說,卻又要幫人家實證,這可真是難??!那么這樣說明了以后,一定有人今天第一次來聽經,心想:“我就是要來聽你講實相道理如何?你偏偏跟我東拉西扯講些不著邊際底話,這豈不成了玄學了?”我說:“不!我答覆你‘實相’兩個字就已經是義學了,你希望我用語言文字來為你說明的,那才是玄學??!”所以禪師往往罵人:“一大盤的黃金捧出來你不要,偏要一大堆破銅爛鐵?!闭f的正是這個道理??墒沁@個實相當面捧出,一般人確實很難會取,所以咱們還是要從理上為大家講一講。譬如捧出一大盤的黃銅,讓大家了解黃金就好像是這樣,因為黃銅總是比較像,然后再加上說明就容易理解;就是說,藉別的事物如實將它說明,讓大眾比較容易會取。

諸法實相,剛才說諸法與實相不離也不即,就像焦不離孟、秤不離鉈;或者說難兄難弟、難姊難妹,始終同在一處。然而諸法畢竟是在現象界中存在的事,不是在實相界中;可是從實證者的現觀來說,諸法卻與實相法界同在一處,始終存在于實相法界中,不曾外于實相法界;而諸法從現象上來看,始終是有生有滅。例如每一個人的五陰十八界一向都是藉由父母的恩德才能出生,出生之后逐漸長大一樣不是常;如果是常,那就永遠長不大了。

很多學佛人希望自己證得的是“?!?,然而把“?!钡牡览砀嬖V他,他可就不想要了。如果永遠是“常,那么凡夫永遠是凡夫,問他要不要?他鐵定告訴你不要。如果是“?!?,你問孩子要不要呢?他如果笨,就說要;他如果聰明,就說不要。為什么呢?他反而罵你:“你真笨!我不是每天在唱‘只要我長大’嗎?所以我希望長大呀!如果‘?!?,我就長不大了!”反而罵你說:“老爸!你比我還笨?!彼晕尻幨私绫緛砭褪巧鷾缍鵁o常。從世間道德等法來說,年輕人不要欺負老人,年輕人更不能欺負小孩子;因為老人投胎再來就比你年輕了,而欺負小孩子可會現世報的,因為過個十年、二十年,他可比你孔武有力,那可不是老人死了來世再來報。

所以五陰十八界都“非?!?,有生滅相,但這個生滅相,在現象界中看得見的是生住異滅,卻是始終都存在于實相法界中,因為這五陰十八界本身就是實相法界中的一部分。當你有一天實證了,再來看看自己是否曾經一時一刻生活在你的如來藏妙心以外,結果你找不到一剎那是如此。原來無始劫來每一世的五陰十八界,都在自己的“妙法蓮華經”中,不曾一剎那外于“此經”如來藏;所以“此經”妙法蓮花是常,而諸法無常。但是諸法只能存在一世,“此經”卻是連亙三世,前際無窮、未來無盡;既然如此,就不能說諸法含攝了“此經”如來藏,因為諸法只是一世住,但是如來藏貫通三世、離三世境,永恒而不曾一剎那生滅。

所以諸法要攝歸于如來藏才對,而如來藏就是諸法背后的實相,所以諸法當然就是實相的一部分。這就是〈諸法實相品〉要告訴我們的道理,這個道理才是諸佛的秘密法藏;而“此經此經”要說的就是這個諸佛的秘密法藏,因此就稱為《佛藏經》。


第二輯-摘錄精華篇

「究竟滅盡法,盡法無所盡;無盡無不盡,是故說無盡?!咕烤箿绫M之法就是說:你轉依于這個「無名相法」之后,對一切法的系縛全部斷絕了,這就是究竟滅盡之法。當你對于一切諸法全部都能滅盡,就說你證得盡法。什么時候是一切諸法滅盡?大聲一點??!對!成佛時就是一切諸法滅盡。滅盡時你就沒有什么法可以再滅了,這時就叫作「無所盡」??墒沁@個「無所盡」卻函蓋了一切可盡之法,所以說「無盡、無不盡」。由于這個「無盡、無不盡」的緣故才說這「無名相法」叫作「無盡之法」?;叵胍幌挛覄偵献v的「無盡、無不盡」,是不是這個道理?正是這個道理。

那么接著作一個結論,也就是作一個定義:「若人聞此法,名菩薩覺悟,則知如是人,速住菩提道?!谷绻腥寺犅劻诉@個法,并且依于這個法而住,也就是能夠觀察現象法界、實相法界混同一起,結果卻實相與現象各皆歷然分明,毫不混亂,但是卻不一不異;你聽聞了這妙法以后能夠這樣觀察,就叫作「菩薩覺悟」。以這樣的定義來觀察所有善知識,百無一失。你去觀察所有的善知識,如果有誰能夠聞此法;這個「聞此法」是有勝解的聞,不是意識思惟而且還思惟錯誤的聞,才叫作「菩薩覺悟」。用這樣的標準來判斷一切大小善知識,不管他們山頭大或小,統統一體判斷,你就知道:這個人是不是真的菩薩,他有沒有覺悟菩薩法。那么你如果有這樣的智慧,得到這樣的「菩薩覺悟」,佛說:「大家都應該知道這樣的人,他很快的安住菩提道中?!顾阅憧础笩o盡、無不盡」的道理是這么深妙,懂得這道理,你能夠為人解說,才可以說是善知識。如果不懂也不能為人如法解說,不能夠說是真的善知識。

這五個字講完了,接著來說「無行、無行相」。我本來想:能不能引用一些經文來說明,讓大家更了解;結果查不到任何其他的經文有這五字,就只有《佛藏經》中有這五個字,但是我們仍然得要講。行總有三種,叫作身行、口行、意行,諸位瑯瑯上口。問題來了,這身行、口行、意行都是五陰、十八界的事情,如果沒有色陰,請問你能不能有身行?作不到。就好像一個人要打人家巴掌,他一定得有手,沒有手就打不了巴掌;沒有身體而說有身行,天下沒這回事。剛剛講了這個,一定有人心里面打個問號:「不可能吧?你看那鬼屋里面有些東西明明沒有身行,他就這樣被丟來丟去?!故钦l丟來丟去?鬼嘛!所以說見鬼。好了,請問鬼有沒有身?有的,鬼有身,有陰陽眼的人就會看得見鬼身,就說:「鬼在那里!鬼在那里!」為什么他看得見?因為鬼有身??!所以凡是身行都要有身,那身行是要經由色陰的運作才能作出來。

「無名相法」如來藏有沒有色身?沒有色身,那么祂哪來的身行?沒有身行就叫作無行。問題又來了,有人說:「我參禪參了很久,后來我看到公案就悟了:你看!如何是佛?那徒弟進前三步。我知道了!進前三步,這個就是佛啦!」沒想到禪師一棒就把他打出去了,為什么?因為那是身行。他的認知落在身行中,離不開身行,所以禪師就打了。明天又上來:「如何是佛?」他不進前,這回退后三步而立,禪師說:「今天打不得你,且記著?!挂院筮€是要打他。后天又上來站得遠遠的:「如何是佛?」不進前也不退后,站在那邊杵著不動,禪師就罵:「你這個瞎眼阿師,給我下田去!」只好乖乖下田去。

所以,懂的人看門道,不懂的人只能看熱鬧:「唉呀!昨天進前三步挨打,今天退后三步沒被打到?!?大眾笑…)他就看這個熱鬧。所以一般人都落在身行上面,根本不懂得那里面的機關,所以落到身行里面,自以為悟,產生了大妄語業,死后真的不好玩。如來藏又沒有色身,哪來的身行?那沒有身行總有口行吧?問題是如來藏無背無面,連面都沒有,哪來的口?因為祂是「無名相法」。如果祂有口,顯然就有名相:那個叫作口。如來藏從來不講話的,怎么可以說如來藏有口行?可是問題來了,有人上來問:「如何是佛?」云居禪師說:「六六三十六?!鼓遣挥质强谛辛藛??可是云居是在講六六三十六嗎?不是啦!

也就是說一般人不懂,都落在行陰里面,不然就落到色陰里面;更可憐的是落在識陰里面,然后一天到晚在識陰的意識層面說:「我這個離念靈知就是如來藏?!共恍诺脑?,咱們看看:有人去見云門,云門都隨便跟你答,在戶外看見綠瓦時,「如何是佛?」「綠瓦?!箍匆姽防拇蟊愀傻袅?,人家問:「如何是佛?」「干屎橛?!谷绻匆娊夡H子、綁馬的木樁,就告訴你:「露柱?!狗凑碗S便跟你答?!赴?!我知道了,胡言亂語就是禪!」(大眾笑…)那不又是口行了嗎?對不對?可是明明告訴你「無行」??!接下來再說,有沒有心行?心行,就要記下,等下回再來分解吧。

《佛藏經》上周最后講「無行、無行相」,那么上周我們這個「無行」先解釋了「行」中的身行、口行。但是口行還有另外一個解釋就叫作「覺觀」?!栋⒑洝防锩嬷v過「覺觀名為口行」,(編案:《雜阿含經》卷二十一:「覺觀已,發口語,是覺觀名為口行?!梗槭裁凑f覺觀會是口行?覺觀只是對六塵境界主動覺察以及被動的了知,這應該屬于心行吧,怎么會變成口行?其實這不難理解:因為眾生之所以會有言語,正因為有覺觀。覺觀是言語的源頭,所以《阿含經》中才說覺觀就是口行。

《阿含經》這樣的講法,對口行的函蓋面就具足了。一般的說法不太具足,我們都說用嘴來表示意思,說為言語;講話時就說那是口行,可是這樣的口行只函蓋了人類,而且不完整。譬如幼稚的小兒一歲多,甚至于都還沒有一歲,他沒有言語,因為他還不會講話;但你不能說他沒有口行,特別是孩子大了結婚成家,為你們生了孫子,那么孫子是你的媳婦兒子在帶,或者你的女兒女婿在帶;有一天帶回來看爺爺奶奶,那兒子媳婦會教導孫子說:「叫爺爺、叫奶奶?!顾麜粫??他還不會叫,可是他嘴巴也是咿咿嗚嗚發出聲音的,那到底孫子有沒有口行?有。有時候他剛開始學講話,你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么,可是你兒子媳婦聽得懂,知道他的意思,這表示他有口行。所以不一定有言語才叫口行。

又譬如動物,動物也有它們的口行,只差不是人類的語言而已,所以你如果跟一群野狗作鄰居作久了,你就知道它們在干什么;因為有時候,譬如說你有一對烏秋當鄰居,你每天聽它們在叫,去觀察原來這個叫聲是什么意思、那個聲音是什么意思,你漸漸會分清楚。它們那個聲音并不是人類的言語,但是它們可以表示出來某種意思。就像狗如果覺得危險會有一種短促的聲音,聲音比較小比較急;但是遇到惡人來,它叫起來那個聲音是連續的、不斷的很大聲;如果你聽到它的聲音是咿咿嗚嗚、咿咿嗚嗚,就知道它的主人回來了;它們有很多種聲音的意涵各不相同,那聲音也有十幾種。即使是狗,也有十幾種語言,那狗群聽了就知道現在是什么緣故;甚至于蛇爬過來,它們也有另外一種叫聲,其他的狗聽了就知道有蛇,大家就離開;顯然它們也有十幾種語言,所以不能說它們沒有語言。那既然能以不同的叫聲顯示出不同的意思,那就是「口行」。

但有時候一群野狗用身體的動作來顯示它們的意思,你不能夠說那不是口行,因為它們是在告訴你某一個意義。就好像啞巴用手語,那也是口行,所以口行的界定范圍不能太狹窄。因此,如果我們界定說,人類說話才叫作口行,那么對口行范圍的界定就不夠寬廣,而且有許多的遺漏。如果像《阿含經》說的「覺觀就是口行」,這個函蓋面就具足了;從地獄道一直到色界天全部函蓋,就全部具足了。那么這一些口行不論是畜生用身體來表示意思,或者啞巴用手的動作來表示意思,乃至用叫聲表示意思,雖然不是說話,全都屬于口行。而這個口行之所以產生的原因正是因為「覺觀」,「覺」是比較粗糙的了知,而且是主動性的尋找而加以了知;「觀」是比較細微的了知,但屬于被動性的了知。由于覺觀的緣故口行就會出現,所以這個口行應該包括覺觀在里頭,《阿含經》這個說法是最正確的。

身行、口行之外還有心行,也就是「意行」。意的行,也是很多大法師們都迷糊的一個項目,在他們的想法中往往都說:「當我們心中用語言文字在思惟很多事情時叫作意行?!惯@是正覺同修會弘法以前以及初期,大法師們常常講的一個定義。但其實不對,因為那個范圍太狹窄。太狹窄的緣故,就漏掉很多的意行,也就是心行;是把大部分的心行給漏掉以后,誤以為那時已經沒有心行,誤以為那就是無余涅盤,說那樣的境界就是解脫的境界。其實不然,依舊是在識陰的范圍里面。也就是說,心行其實有許多的不同,一般人所知的心行就是心中打妄想,打妄想而有語言文字時叫作心行;其實不打妄想時了了而知也是心行,因為已經了知的緣故。由于有覺有觀所以能了知,有所了知就是心行。

譬如有人說真如佛性的境界是什么呢?就是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處處作主。處處作主已經等而下之了,我們就不管它,單說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好了。心中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時,是不是已經了知了?是??!諸位都知道那是了知,如果沒有完成了知,怎么可能清楚明白?所以清楚明白的本身就是了知已經完成。既然是了知已經完成,請問他的了知有沒有完成一個過程?對喔!一定有完成一個過程。既然有那個過程完成了,表示那個心是有一個行為完成,所以叫作「心行」。即使他心中了無一言一語,乃至了無一音,一個聲音都沒有,也已經了別完成了。那么了別完成了就是心行,表示他的心有運行,運行的過程已經完成了便是心行。

這道理就是說,假使有人宣稱說:「我離念了了而不分別?!鼓撬遣皇呛詠y語?是??!你就戮著他的鼻頭說:「你這個人胡言亂語!」他一定要問你:「你為什么說我胡言亂語?」如果你沒時間或者覺得他的機緣還沒有到、根基還太淺,不想跟他講,你就告訴他:「三十年后自然有個多嘴阿師會告訴你!」你如果想要為他說明,那你就告訴他心行的這個道理:「當你清楚明白時就是了別完成,如果沒有了別完成,你不可能清楚明白。既然已經了別完成,就有個了別的過程,那就是心行,不因為沒有語言文字而可以說為無心行?!勾蠹疫@樣來看,身行的境界是在人間,不然就是在這個欲界天、色界天,等而下之就是三惡道中有身行,所以身行在下二界之中存在:色界跟欲界。

那口行呢?口行就包括覺觀在內??墒恰赣X觀」的定義,有禪定方面的定義,也有了義法上的定義。如果以禪定的定義來講,就是離開五塵的覺觀稱為無覺無觀,就是第二禪等至位,稱為無覺無觀三昧,不再領受五塵的境界??墒侨绻麖牧肆x法方面來講,只要有覺知心在就有覺觀,有覺觀就是有口行,依這樣來看無色界天,也依了義法來講,他還是有覺觀;因為他的覺知心剩下了意識而沒有前五識,可是仍然有細意識繼續住在四空定之中,在了別四空定;其中只有一個入而不住的非想非非想定不對自己作了別,其他三個定都有了別。那這樣表示無色界仍然有心行,口行也存在;因為只要有心行,他有那個覺觀在,就會有口行。無色界有這個口行,那色界呢?他們需要來往溝通,當然也有口行。那欲界天跟人間、三惡道,就有更多口行了,最具足的是人間。那么心行,心行是遍三界六道的,遍四生二十五有的,所以心行遍一切三界??墒恰笩o名相法」、「無分別法」沒有這一些行,身行、口行、心行都不存在。因為心行、口行以及身行,在如來藏自己的境界中完全不存在,所以祂離一切行。


回首頁·目錄頁· 上一頁·下一頁
加拿大卑斯开奖快乐8